凉雨黎光小厉鬼℃

准备考试,更新无望

不留余力爱你



心上人@叶聚_鏡花水月

『新置顶』来自东方的混血鬼

近日,江湖中数位高手,均被一绿色小刀所伤,问起原因,只说是一鬼魂所致。

此鬼名叫凉雨黎光,听说以前还有个名字,在什么『三干扰事件』中死了,成鬼后改了名。

不太乐观,痛苦于过去,迷茫于现在,恐慌于未来,动笔只是为了自己开心,只不过还是个弱鬼。

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溺亡在糖果色深海,为此在糖罐子里不停塞糖。

外貌是一个戴耳机的蓝白渐变双马尾女学生,性格古怪,话废弧长且慢热,最讨厌被说个子矮。

听说不喜欢被日lof但是能理解,如果被关注/评论/喊黎子就会好感度飙升。

以前一把小刀闯天下,现在被某姓叶名聚的无名英雄降服,一天到晚只想着在她火车上卖聚光灯。

三次元里有个小团体,称之为『三傻天团』,三个傻子分别是:柯木南『傻瓜』,凉雨黎光『傻菇』,欧阳奈姆『傻鸡』。

掉的坑很多而且巨懒所以不想爬出来x目前掉了这几个:

d5『淡圈』:空盲/杰盲
过激盲吹,喜欢海伦娜到了想太阳的地步


永七:全员激推!


跑跑姜饼人:薄荷糖饼干

恶狼游戏:神木律

杀鸡:兔妈

杀天:zr

ut:人类组,Chara激推

自家cp:聚光/双黎『黎夜/光希』/三傻天团

目前开放扩列的是大号3372878749,出于三次元事情大小号来回切换令人窒息,望体谅。

到此,幸识♡




你改名,你有理,你开心,我开心(。)

叶聚_南归:

我想怎么改名就怎么改名

高兴了我还可以随你姓

怎么样啊叶夫人

略略略

@凉雨黎光小厉鬼℃



『Nota』关于娜塔莉为什么相信上帝

时间线为娜塔莉五岁√


年幼的孩子茫然失措地看着面前的尸体,从地上的血量可以看出来这人是活生生被放血致死,娜塔莉踉踉跄跄后退一步,脸庞冰凉才发现自己恐慌的都流出泪。犹豫再三还是伸手合上那人眼睑,含泪眼眸下垂,她想到了妈妈。
她不能再因此落泪了,娜塔莉咬牙,不能有任何情绪暴露,更不能有一丝弱点——
因为她是海伦娜·亚当斯的女儿,要拥有她母亲全部的冷静与镇定,要努力做到保护自己,而不是伤害他人。
妈妈,她想看见她,此时此刻。受伤的幼鸟想寻求安慰,就是她现在这样。
但她说出口的却是——



“上帝啊,请您保佑狂风暴雨中的败柳落花……”

占tag致歉

一个彩蛋hhhhh

看着就好了我这辈子是不会写的

真香警告

『空盲/musical』两面性

@叶聚_北往 的糖!2k5左右使用愉快!
一方变小梗√含有冒盲友情向和微园医√



为什么只要一面不要全部。


『一』
当玛尔塔被身边个子矮易推倒眼睛瞪的像铜铃的小女孩喊醒的时候,她觉得自己活在梦里。要不是她清楚只有海伦娜和自己睡一张床,她肯定要问“小孩你谁”了。
海伦娜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变小了,玛尔塔只好先给她拿幼儿衣服,原先是海伦娜说要领养小孩子被自己拒绝了,结果她背着自己偷偷买了小孩子的衣服,倒是终于派上了用场。
然后她看见了昨天说要远航的库特送给海伦娜的盲文版《格列佛游记》。
哦,该死的库特。
在心里把库特骂了十几遍后玛尔塔带着海伦娜出门找去救星,小孩子步伐小,玛尔塔不得不放慢速度才不至于让海伦娜摔着,小女孩东张西望,似是身体变小的缘故所以复了明,再次见到五彩斑斓的世界对她来说简直是上天赐予的礼物。
“玛尔塔,天空的颜色就是蓝色么?”
“是的。”玛尔塔低头去看小女孩的眼睛,却觉的她的眼睛不像天空——到底像什么,她也没想起来,“你的眼睛也是蓝色的。”
“那玛尔塔的眼睛呢?”
“橙色的,橙子的颜色。”
“橙子很酸……”
“那是因为你没有吃到甜的。 ”玛尔塔说,这时候海伦娜突然停下了,“怎么了?”
“你看。”玛尔塔的目光顺着海伦娜的手扫过去,看见她们此次出门的目的地——一家花店,门口有个人站在那里。“这是艾玛小姐的花店吧。”
“走过路过不要错过!”身穿围裙头戴草帽的店主一手提猫一手拿钱,“今天谁在后花园里找到胡子先生藏的幸运银币,谁就可以包下店里所有的玫瑰花!”
““哦,是她和艾米丽的花店。”玛尔塔纠正小女孩的错误,她蹲下来让小女孩和自己的视线对齐,“那是我们的目的地,所以如果你想去玩,那就去吧。”
听说可以去,早就心动的女孩儿一路小碎步跑进花园,玛尔塔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后花园才走到店长旁边,后者早就看见她们所以站在原地等候。
“哦,我没看错吧,那是海伦娜?”艾玛明显吃了一惊,“你这是造了什么孽?”
“怪库特和他的书。”玛尔塔板着脸说。
“好吧,我知道你来干什么了,”艾玛没忍住笑出了声,她转身拉开店门,“进屋吧,艾米丽在里面。”

『二』
“因为一本书变小了?”艾米丽把开水倒入茶杯,欣赏着玫瑰花瓣舒展衣襟同时把另一杯茶水推过去,“喏,艾玛要去后花园忙活,只能我泡茶了,爱喝不喝。”
玛尔塔半信半疑喝了一口,差点没当场昏厥——烫着舌头了。“是啊,库特我也联系不上,”她连连咳嗽弄得眼泪汪汪,“所以我就来找你了。”
“喂玛尔塔,我是个治小病的医生,不理这些神学事件。更何况,我也治不好,这毕竟不是病。”艾米丽浅呡一口茶,“我劝你等库特回来再说……你说什么呢。”
玛尔塔正在小声诅咒她烫到嘴,闻言尴尬地清清嗓子,“我不是想让你治好她。”她犹豫着,“我想让她保持这个样子。”
“是因为她现在能看见吗。”艾米丽一眼就看出了她的心思,“你们本来就差了快十岁,这下是要差他个十几二十岁了。”
“我们差多少岁用不着你说。”玛尔塔没好气地反驳,“如果她保持这个样子就能看见,我情愿和她差个十几岁。”
“不是我打击你。”艾米丽说,“可是就算她变不回去,她以后还是会失明。”
玛尔塔手里的茶杯重重地磕在桌面上。她忘了,她现在是因为身体变小所以才看得见,等她长大她还是会因病失明,再次遗忘这个五彩斑斓的世界, 再次拥抱黑夜。
那时候的她是否可以承受这个打击。
“玛尔塔。”艾米丽敲敲桌子让她回神,她食指点在眼尾,“其实海伦娜根本不需要这个。”
玛尔塔刚想问她什么意思,艾玛就带着海伦娜进屋了,玛尔塔附身抱住朝自己飞奔而来的小女孩,低头就看见了那枚亮晶晶的银币。
“看来店里的玫瑰花是要被你包了。”艾米丽叹气,“就知道扔钱种花。”
“还不是因为马上要到我们的结婚纪念日了,想送你九十九朵玫瑰花。”艾玛小声嘀咕。
“得了得了,我不稀罕你们的爱情花朵,你把这银币给我就行了——是纯银吗?”玛尔塔问,得到肯定回答后起身把海伦娜搂紧在怀,“你真的太棒了亲爱的,在哪里找到的?”
“不是我找到的。”海伦娜压低声线,“艾玛小姐给我一包小鱼干,让我喂给胡子先生。”
她真的把声音降低了,但是那边两个还是听见了,于是四个人突然都不说话了。玛尔塔抱着海伦娜转身闪现出门。
“艾玛,你又偷偷攒私房钱买小鱼干?你不觉得胡子先生已经胖的要减肥了吗?”
“额……听我解释……不不不艾米丽我错了!”
“她们真是恩爱 。”海伦娜的头枕在玛尔塔肩上,然后被玛尔塔敲了头。
“不要羡慕她们,我们也很恩爱。”玛尔塔说,“回家?”
“恩。”海伦娜点头,“回我们的家。”

『三』
进家门的时候夜幕已至,海伦娜睡着了。毕竟玩了一天体质又差,睡觉的时候连呼吸都不稳。玛尔塔正准备开灯,突然感觉被掐了一下,但是不疼。她低头,小女孩早就送了手,眼睛眨巴眨巴表示没干坏事,肯定是没开灯以为又失明了。
她突然明白了为什么艾米丽说她不需要眼睛。

她就是她的眼睛。


『四』
“什什什什什么?裸睡?”
玛尔塔捂着耳朵,“又没什么大不了,你要是半夜变回来,那这小衣服可就要报废了。”见海伦娜没说话的意思她又补一句,“再说了,我又不是没见过你那发育不良的小身子。”
海伦娜皱眉,缩进被窝里三下五除二换了她那件白长裙,她捡起换衣服时掉落的银币,“玛尔塔。”她蹦蹦跳跳跑到桌前爬上板凳,把银币递给她。那神神秘秘的样子惹得自己发笑。她伸手摩挲小女孩柔软的发顶,不明白她要做什么。
“来抛硬币吧。”海伦娜说,“如果是正面,你就说说你为什么喜欢我,如果是反面,那就算了。”
“啊?”
“是这样的,”海伦娜盯着她,玛尔塔从没想过她复明后那眼眸竟如此澄澈,现在她明白那颜色像什么了——是海波,更是秋水,“万一我变不回去,那不管怎么说都成问题,所以,我现在就问你的意愿,若你觉得我是个累赘,那我就去别的地方找变回来的方法……”
“哦天,不用……”
“抛硬币。”小孩子认真起来比谁都较劲,“现在。”
玛尔塔这才听话地接过银币,轻轻一抛看着硬币在空中划过一道抛物线,小女孩期待地以手撑桌伸头去瞅——


是反面。
“哦……好吧……算了,抛硬币的事当我没说。”小女孩失望透了,正准备跳下凳子,玛尔塔拦住了她。
“海伦娜。”玛尔塔开口了,“我原想让你保持这样子,你倒是要变回去,这其实没什么,不管你是什么样,你就是海伦娜·亚当斯……哦不对,海伦娜·贝坦菲尔。”
“你可以把我对你的情感看作一见钟情,也可以理解为日久生情,作为你的丈夫,是丈夫——不该对你有意见,而且你太完美了,简直是上帝送我了八辈子幸运。”
“海伦娜,以前我喜欢你,现在我不喜欢你。”
“因为现在我爱你,你什么状况什么样,我都爱你。”
“玛尔塔……”海伦娜慌张地摆摆手,“我说了算了……硬币是反面……”
“那又怎样。”玛尔塔抬手按在银币上,让海伦娜的视线集中,然后“当——”一声脆响。
“是反面,那我就翻过来。”
玛尔塔起身离座把发呆看银币的小女孩抱起来,腾出一只手揉揉她发顶,海伦娜把脸埋在她怀里不让她看见那发红的眼眶。
“现在,该去睡觉了。”玛尔塔说,“再不睡觉,大人就要罚小孩了 。 ”
“嗯……”海伦娜低声应了句,“晚安,亲爱的。”

真是太抱歉了,在我们相遇这件事上。

真是太感谢了,在你忽视我这件事上。

真是太成功了,在你厌恶我这件事上。

真是太遗憾了,在我还活着这件事上。

『70fo贺礼/musical六个片段』

我一看lof发现居然70fo了???
我已经很久没有动笔了x为了空盲这对cp贡献了不知道多少字hhhhhh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fo我!我还一直发刀真的是我不对了xx
但是刀子还是要发的(?)
是musical的六个片段,食用愉快



『Still here -Nightcore』
“海伦娜?”
她在本属于那个女孩的黑暗世界里试探发声却莫名哑了嗓子。
她觉得恐慌,那个女孩绝不会喜欢这样身体残疾心理扭曲的自己。
不,她说不定根本没喜欢过自己。
这个念头打碎了她一切的虚假振作,她有哭泣的念头,但是她没有,因为她已经哭不出来了。


『やさしく しないで-杉惠』
玛尔塔看见她笑了,虽然温柔不减,但已经没了年少时的那份心动,像是年迈的老人,哦对了,她本来就不年轻。对方叹气,把笑容收敛,于是那上扬的弧度也就消失了。
“玛尔塔,”她轻声道,“我们之间已经无话可说了。”


『Save you-Matthew Perryman Jones』

『就是I will save you的修改版x』
海伦娜,既然无法在夏天挽救你,那我就去秋天寻你足迹。生时群山因你回响,死后我也要百鸟为你鸣唱,我要领你离开被枫叶染红的冥河,带你远离这一切,带你回家。

等着,海伦娜。




I will save you.


『不確かなもの-笹川美和』
玛尔塔,这样挺好,你可以少很多麻烦。毕竟人妖殊途,你肯定是明白的。
知道么,从我摔进你怀里的那一刻起,我就坠入情网,挣脱反而越向下坠落,最终全部下陷,全身心只为你一人。
现在,玛尔塔,不要哭了,没事的,我冷只是因为我想去更高的地方,你不知道气温会随着高度下降么?你还会见到我的,等我回来之后,我就告诉你好多好多故事,比如柳树小姐的爱情史和豪猪先生的成长记。所以,别哭了,别哭了。

『两面性』
歌曲『Child-I was okay』

玛尔塔看着她变戏法似的拿出一枚硬币,神神秘秘的样子惹得自己发笑。她伸手摩挲小女孩柔软的发顶,不明白她要做什么。
“来抛硬币吧。”海伦娜说,“如果是正面,你就说说你为什么喜欢我,如果是反面,那就算了。”
“啊?”
“是这样的,”海伦娜盯着她,玛尔塔从没想过她复明后那眼眸竟如此澄澈,是海波,更是秋水,“万一我变不回去,那不管怎么说都成问题,所以,我现在就问你的意愿,若你觉得我是个累赘,那我就去别的地方找变回来的方法……”
“哦天,不用……”
“抛硬币。”小孩子认真起来比谁都较劲,“现在。”
玛尔塔这才听话地接过硬币,轻轻一抛看着硬币在空中划过一道抛物线,小女孩期待地以手撑桌伸头去看——


是反面。


『Sunshine girl-Moumoon』
『一颗沙里看出一个世界
一朵野花里一座天堂
把无限放在你的手掌上
永恒在一刹那收藏』
这是第二十七遍,玛尔塔抄的手都酸了,她虽不服气但又庆幸还好海伦娜没让自己抄《智取生辰纲》《故乡》这种抄一年都抄不完十遍的课文,她又不敢放慢速度,生怕海伦娜又给自己加量。
对面人儿没了动静,她一边盲抄一边偷瞄对方,应该是察觉到阳光的温度,盲女孩偏头去望那不可视蓝天,视线顺着天光向下,最后伸手托住,阳光柔化了她的面庞,自她那顶蓝布帽,一直到按在书上的左手都晕在光里,太阳将光斑播撒在她眼底生根发芽,淡去她眼底的阴霾。玛尔塔一低头,才发现自己抄歪了,于是赶紧把歪了的句子划掉,这一举动造成的声响过大,倒是扰了海伦娜的心神。


“抄书都心不在焉,再加十遍。”

对『赶路中』的一些碎碎念

不想看可以出门左转(。)



“我想写出猝不及防的糖”
我是很懵逼地看着这句话的,明明字迹是我的但是我完全想不起来什么时候写的了xx

第二个糖脑洞夭折后我就开始怀疑我到底能不能写出糖,然后我突然想起很久以前看过的一个商店老板歧视同性的新闻,写完之后才发现自己写了近2k……

赶路中这个名字虽然有点沙雕hhhhh但是我对她俩私奔的美好向往(?)这个名字当真暴露我起名废的本质(。)

接下来就是内容解释:
海伦娜去当铺之前,是去参加游戏了的,文里有暗示“配枪”“墨镜”“失血过多”“倾尽一切”,连在一起就是:海伦娜和玛尔塔参加同一场游戏,海伦娜受伤失血过多,玛尔塔替她挡刀两人出逃交换随身物品的狗血剧情x但是海伦娜花费心思写的书籍被退回等于切断了她生命的意义,而当铺的玛尔塔刚好让她重新找到了意义。

中间两人同居的过程我就不多说什么了,就是一个日久生情的过程。至于结尾,和自家基友还有十元说剧情的时候两人都以为是BE


其实我是想写BE的23333但是没舍得下笔x私奔挺好的我爱她们!


还有就是对十三的理解,我之前在人鬼情未了三十题里写十三是BE拆开的样子现在看看HE也可以拼出来(。)真是个万恶数字呢

最后说明:接下来会放出musical和妖怪pa的片段,musical是以歌词为题的新脑洞,有六篇短篇,有糖有刀。


『空盲』赶路中

@长孙执。 的生贺,我不是故意拖一天发的只是我的卷子出卖我的爱,逼着我离开(?)
书信体,ooc,意识流x



To:亲爱的玛尔塔

新婚快乐,祝你幸福。


细算一下,从我们相遇到那件事发生,期间一共是四年五个月十三天。

听过一句话,“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”。我仍然记得四年前我倾尽一切所创造的书籍被退回,结果连房租都交不起的落魄样,在行李中翻找一通找到一把古典配枪,我不曾学过枪,更别谈买枪,于是寻思着去当铺当掉。

当铺老板就是你,你看见我手中配枪声音都跑了调,我说这枪是莫名出现的,我眼盲也不能用枪。你半信半疑,最后看我确实是盲人也就信了,问我为什么要当它。我说因为交不起房租。你沉默半晌,说我看不见也不能去别的地方,干脆在你这住着打下手。我本不愿拖累他人但你坚持,反正我是说不过那时候的你,于是在你这呆着了。

有天中午你突然问我喜欢奶油派还是苹果派,仿佛你失去味觉或是减肥进行时不吃甜点却还问对方哪个好吃,我说奶油派,其实我喜欢苹果派,奶油派太腻了,结果你做奶油派炸了厨房,我无可奈何只好煮面条解决伙食。

那时候还是盛夏,你执意睡地板吸凉气把床让给我,我当然不愿意,要你再拿一床被子和我挤挤。你不同意,居然要和我“石头剪子布”一决胜负,我说我看不见,你“哦”了半天说着“那就是你赢了,输给你真是过分”这样的话抱着被子挤了过来。

我后来才知道所谓“当铺打下手”就是帮你算账,你怕不是只会十以内的算术,“28+16”都能算成45。我听你报数字,一分钟能听见五六个错误,闭店回去时你说有我帮忙都轻松一大截,我没有回答,暗自红了脸庞。

一连好几天的高温热得我昏沉,你拎着一盒甜筒回来,我问你外面阳光是否刺眼,你说你戴的墨镜,我一摸墨镜发现那居然是我几年前离奇消失的那副,我打趣道“你有我的墨镜我有你的配枪,我们这是交换定情信物吧”。你一 边说着怎么可能一边伸手掐我脸 ,我拽着你的衣领再掐回去,打闹完了一回神 ,甜筒已经化了。

你说我觉得热是因为我夏天还穿外套,于是硬拉着我去买衣服,衣服是买了,结果你看我手搭在脖颈上问我为什么,我说也许是平日都戴领带,现在取下来有点不适应,于是你又拿了条方巾围我脖子上,只是你那手不安分,又是戳脸又是揉头,我抓住你的手教训你,你喊着“好凉好凉”委屈地听我训你,转身又去付钱了。

夏去秋往,年复一年,到了那一年的冬天。你说外面下雪了,兴高采烈拉我出门还问我身体到底有多差,怎么手一直凉的像个失血过多的病人,我说但我跑的比你快。你不信,我说那我们就来比比。说完我用了平生最快的速度 飞跑起来,你不甘落后拔腿就跑,我急刹车拉住你一起摔倒在地,你这才明白我是故意的于是放声大笑,我躺在旁边抓了把雪任它化成水滴在滚烫的脸颊上,你跳起来扣我手腕把雪水擦去,我说你是在占我便宜,老是握我手。然后,我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你吻住了。


我就是在占你便宜,你也没办法。我记得你这么回答。


我从来没觉得我们在一起是错误,你不觉得我眼盲是累赘我也不觉得你神经大条老犯傻,我们对彼此的了解远远超过对自己的认识,我们本就天生一对。


但别人不这么认为。


我太自信于自己的听力,居然没听见周围有人,想必是某户居民关窗时看见我们接吻,或是某店老板。第二天我出门被邻居叫住这才知道我们的事情传遍整个镇子,我匆忙回去却发现你已经离开了,我找便家里每一个角落也没有发现你有留字条或是语音。

你就这么离开了。

四年前你挽救了走投无路的我的性命,让它体会到爱情的甜蜜,最后却让爱情化为峭壁,任我坠亡,于是生命长河在那一刻枯竭了,我设想过无数关于你我的结局,可还是没有预料到如今这般,你离开了多久?一年?两年?我不想记住也不曾记住,也许我只过了一天,然后一直重复这一天。
生命失去了它原有的意义,无数个夜晚我在你离去的噩梦中清醒,在泪流满面的疲倦中重新睡去。所以,你知道当你叩响窗户,惊醒满脸泪水的我时,我是多么惊讶吗?

嘿,你搂住匆忙打开窗户的我,海伦娜,我想明白了。我爱上你与他人的语言没有一点关系,我们的故事应该由我们自己书写而不是让别人随意涂抹,我擅自离开是我不对。我想通了,所以,我回来了。
海伦娜。你又说,玛尔塔·贝坦菲尔,在此询问您是否愿意成为她的妻子,和她远走高飞。
我哭笑不得,你到底是有多愚钝。静静地听,我的心呀,听那世界的低语,这是它对你求爱的表示呀。*
走吧,跑吧!任狂风暴雨肆意打击我们吧!让爱情的飞鸟展翅高飞没有一朵云彩可以追上!让月亮祝贺我们吧!这是为我们照亮道路的证婚人呀。
伟大的情诗女神埃拉拖,让生命长河因爱情重新流淌吧!

你的
海伦娜


*来源于泰戈尔《飞鸟集》

“四年五个月十三天”,四代表生命长河的枯竭,五代表海伦娜因为玛尔塔的离开暗自落泪,十三是把“十”上下拆开并到左右就是大写的“HE”

扛起螺丝就咦扛不动:

还请尽快转发,能通知就通知能告诉就告诉,不要去举报也不要去骂,保护我方太太,现在不是分散的时候,尽量多扩散,让他们都知道,也别管是不是对家拆家逆cp,能保一个是一个,自己在圈子里随便吵没关系,但是圈子都没了你去哪边吵,对吧

我的tag不够多,也不知道其他的,如果可以的话转发的时候也加上你们喜欢的tag,这样能扩散的更快

别去关注他,也别搭理他,放着他晾着他,微博能注册一个,就能注册无数个,过多的关注只会引起反效果,疯狗谁都拦不住,不去躺河水自然就掀不起水花

忍住了憋住了,把手管好把嘴闭严,不要管他,没有人会去听会去看,他们只会更加洋洋自得,因为他们终于有机会搞死那些比他们优秀的人了,而且可以理直气壮的站在正义和道德的制高点,多好的机会,谁能不想抓住呢〔笑〕〔狗头〕

道德是个好东西,但是他们没有,缺钱缺爱缺心眼都还有得救,缺德就真的没办法了

稳住,我们能赢

有的人觉得我有没有很多,同人超过十万是很难,但是就算没有超过,平白被查一下也不舒服不是?